枣子岚垭1号
消息来源: 企业文化部         作者: 翟华         日期: [2009年04月23日 14:32]

枣子岚垭,一个很奇特的名字。 

枣子岚垭,重庆无数山道中的一条小路。

枣子岚垭1号,这条路的起始端。

重庆多山,群山峻岭无数。独特的地貌与嘉陵江、长江升腾、散发的湿热水汽相混合,夏天素有“火炉”之称。   重庆的路多以傍山依岭而筑,或盘势而上、或就坡向下。枣子岚垭是典型的山路,忽而向上、忽而往下,加之又闷又热的空气,走在这条路上,我每“爬”几步便会停下来叉着腰喘着粗气。烈日炎炎,抬头望去,公路沿山脊蜿蜒而上,半山腰一棵硕大的黄桷树绿色浓郁,给人带来一丝凉意。黄桷树枝粗体壮,树冠呈伞状…… 

 好大一棵树!逝去的岁月深深镌刻于斑驳的枝干。

好大一棵树!站在大树下我感受到,枣子岚垭的悠远。 

对于一般人而言,枣子岚垭不过是盘绕于重庆无数群山中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但是,对于上钞人,枣子岚垭具有特殊意义。

 “请问,枣子岚垭1号……”还未问罢,眼神朝一个老妇手指处望去,眼前的景物令我大为惊诧。高低不平的山坡上,枣子岚垭1号,各色高档住宅鳞次栉比,一辆辆小轿车不时缓缓驶过…… 

这就是我想象中的枣子岚垭1号? 我曾想象枣子岚垭1号的各种发展变化,但绝无想到现今已是高楼林立、灯红酒绿…… 

现在,谁能见证六十多年前这里曾发生的一切?难道只有那棵盘根错节的黄桷树可以向我们述说?

中国现代印钞始于100年前清朝政府度支部印制局(今北京印钞公司)。1911年清王朝被推翻,度支部印制局印制的第一套钞票《大清银行兑换券》尚未上市流通,清朝货币即被废止。度支部印制局,当时国家唯一的现代印钞厂被边缘化。

辛亥革命之后,军阀割据,钞券发行一片混乱,钞券印制“杂乱无章”。三十年代初,国民政府进行币制改革,授权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中央银行发行“法币”。而当时,发行的“法币”除小部分由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等国内一些私人印刷所承印,绝大多数钞票由美国钞票公司以及欧洲一些印钞公司进行印制。

可以说二、三十年代,中国的钞券印制掌握在外国人手中。 

为改变外国人掌控中国钞券印制的局面,三十年代中期,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熙在上海筹组中央信托局,并准备建造一家大型国家印钞厂。抗日战争爆发,沿海各大城市均被日军占领,中国沿海线被全面封锁,外国人印制的中国钞券无法进入中国,迫使国民政府在“陪都”重庆加快建造印钞厂的步伐。

1940年,国民政府财政部中央信托局筹建重庆印刷厂,地址,枣子岚垭。

枣子岚垭,当时远离市区,是山间一片坳地,树林浓密,便于隐蔽。建厂之初,这里还是一片田园风光。除有几间瓦室,像样的路也没有一条。 

由此,开山、筑路、建房,工地替代了田园,喧闹淹没了宁静…… 

1941年2月1日,重庆印刷厂正式成立。厂址编号:枣子岚垭1号。 

枣子岚垭1号,重庆印刷厂在这一片曾是少有人迹的密林里,成为抗战钞票印制的始端。枣子岚垭因为重庆印刷厂的出现而逐步“门庭若市”。   重庆印刷厂从筹建之始,就定位于一流印钞厂。工厂大部分印钞设备从美国引进,部分印刷材料从国外购入,並聘用部分国外技术人员进行管理。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厂区逐步从山坳沿伸至山脊,形成一个规模庞大、设备精良、技术先进的大型印钞企业。员工人数最多时,达2700多余人。

新版法币是重庆印刷厂的主印产品。抗战初期,国民政府发行新版法币,俗称“复兴关”。 “复兴关”原名“浮图关”,为山城一道关隘。为显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国民政府将充满宗教色彩的名称改为“复兴关”,以示中国人民抵抗侵略,收复失地的决心。 

重庆印刷厂的建成,标志着中国印钞由外国人所掌控的局面发生质的变化。1942年至此1945年,除小部分产品由外国印钞公司印制,国统区绝大部分流通钞券均出自重庆印刷厂,为保障抗战时期金融稳定,做出积极的贡献。

1945年3月1日,重庆印刷厂改名中央印制厂重庆厂。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 

1945年9月4日,国民政府中央印制厂由凌宪扬率队从重庆赴上海接管汪精卫政府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随后,重庆印刷厂大部分设备与技术、管理人员及部分生产人员南迁上海。1946年5月,重庆印刷厂停产,未迁人员就地遣散。 

枣子岚垭1号喧嚣的机器声沉寂下来。这个战时的“特殊产物”完成了使命,除了空旷的厂房,再也不闻机声隆隆,再也不见工人匆匆的脚步…… 

中央印制厂接受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之后,将其在上海三家分散工厂合并于光复路10号,(今光复西路967号上海印钞有限公司地址)以重庆印刷厂的印钞设备,技术、管理及生产人员为主体,组合成中央印制厂上海厂。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

 5月28日,山东解放区所属北海银行印钞厂和华中银行印钞厂接管中央印制厂上海厂。这家当时全国规模最大,产量最多的国家印钞厂从此回到人民的手中。

当上钞员工敲着腰鼓、扭着秧歌欢庆解放时,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重庆,枣子岚垭又开始“忙碌”起来…… 

1949年,枣子岚垭1号,沉寂多年的机器又开始发出了声响,长满青苔的石板上出现了晃动的人影。败退重庆的国民政府再一次启动这家印钞厂,以维持尚在他们掌控区域货币流通的需要。此时重庆印刷厂虽破败不堪,但凭借其一丝底气,在很短的时间内居然再一次运转起来。然而,解放军进军巴蜀速度之神速出乎他们的预料,重庆印刷厂印制的第一批“银圆券”大部分尚未出厂,嘉陵江上已响起迎接解放的礼炮。

新中国成立之后,重庆印刷厂改名为重庆印制第三厂,从此离开钞券印制行业,转入社会民品生产。和大多数企业一样,限于当时的环境和各种因素,重庆印制第三厂在计划经济体制之下,虽既无生存之忧,但也无发展之喜,但依然是重庆最大的印刷厂之一。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大量民营印刷企业公司出现,使得计划经济体制下的重庆印制第三厂生产日益萎缩,资金入不敷出,步履极其艰难。九十年代,一家名叫光彩公司的私人企业将其收购。随后,工厂整体迁出枣子岚垭。迁往地则是离重庆市区更为偏远鹅岭1号。枣子岚垭近三百亩土地的厂房,成为一片高档的住宅小区。 

鹅岭1号,我站在光彩印刷公司的大门前,宽畅的厂区、浓密的绿化、漂亮的厂房,使我感到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勃勃生机。但是作为历史遗存,若大的重庆印制第三厂在这里还能寻觅到痕迹吗? 

光彩印刷公司展示馆,重庆印制三厂一台仅存的美式轮转印码机置于其中。这是重庆印刷厂建厂之初的设备。印码机机身稳重,体色铮亮,体现出重庆印刷厂当时印钞设备的一流水准。六十多年的今天,这台隔着玻璃寂无声息的“铁家伙”,看着我这个造访者,它想对我诉说什么?曾经荣耀的历史?还是沉寂的落默? 

从枣子岚垭1号到鹅岭1号,一个如此规模的印钞企业从诞生、兴盛、到沉寂、消逝,这不能不使我这个印钞人感慨万分。

今天,当我看到高耸入云的上钞大厦,晶莹通透的三号厂房,仰天长啸的腾飞座像,在我跟前,挥之不去的却是枣子岚垭1号。从1949年5月28日始,上海人民印刷一厂、五四二厂、上海印钞厂到今天上海印钞有限公司,上钞在不断发展,并以其强大的核心竞争力,为国家的金融建设发挥积极作用。今天上钞的雄厚实力,上钞的品牌信誉,上钞的辉煌业绩,其源头,不正是从枣子岚垭1号崎岖的山路走出? 

我想,作为一个上钞人,如果有机会,应该去走一走枣子岚垭这条路,去看一看枣子岚垭1号……

 
版 权 所 有:中 国 印 钞 造 币 总 公 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