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路10号
消息来源: 企业文化部         作者: 翟华         日期: [2009年04月23日 14:43]

蜿蜒绵长的苏州河水,似缓慢搏动的历史脉络于碧波中,目击上海这座城市的沧桑巨变…… 

【四十年代苏州河】

自上海开埠以来,苏州河一直是上海工业的摇篮。“秋风一起,丛地萧疏,日落时洪澜回紫”,原本田野风光不得不一步一步后退,都市化在它们腾出来的空间里层层迈进。这条流过城市的河,真实地记录了上海这一发展的历程。 

曾记否,苏州河畔,英国领事馆、礼查饭店、百老汇这些外国人建造的楼群临水而立,被誉为“连云阁楼”。曾知道,上海面粉大王、棉纺大王、啤酒大王在这里一展身手,为中国的民族工业打出一片天地。 

尽管苏州河两岸工厂林立,高楼无数,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苏州河旁的光复路并不起眼。苏州河从外白渡桥始到三官堂桥,二十多座桥,成为确定苏州河沿岸重要的地理标志 

苏州河的水、苏州河上的桥、苏州河畔鳞次栉比的高楼…… 

然而,“藏龙卧虎”的苏州河畔,两座桥因有印钞厂而被人记住,造币厂桥(今江宁路桥)、三官堂桥(今曹杨路桥)。 

造币厂桥名声在外,这座桥为造币厂所造,自今已有七十多年历史。三官堂桥历史更长,原为一座木结构桥,桥南岸有一座小庙。桥北岸出现一座大型国家印钞厂,则是1945年以后的事情。

讲到这家印钞厂,不能不提到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1938年,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候,原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从河内绕道香港,进入南京,成立汪精卫南京政府,成为日本傀儡。为维持江南沦陷区的经济活动,汪精卫政府于1941年成立中央储备银行。1943年,中央储备银行总裁周佛海签署文件,收购上海华成印刷厂所属两家印刷所,设立上海印刷所。 

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不仅承担了大部分《储备券》的印刷,而且还印刷了大量诸如军需债券等有价证券。 

1945年中国人民浴血奋战终于迎来抗战胜利。 

1945年9月,国民政府财政部中央印制厂由凌宪扬率队从重庆赴上海接管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 

中央储备银行是短命的,其所属的上海印刷所也是“树倒猢狲散”。国民党政府决定充分利用其遗留的设备与人员,组建新的国家印钞厂。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印刷所当时有三个印刷分厂。分别在齐齐哈尔路、哥伦比亚路(今番愚路)和侯家宅。为尽快形成印刷规模,凌宪扬以其在重庆厂担任厂长的经验,迅速调整印刷格局。他在苏州河三官堂桥附近购地100亩,建造新的厂房。这时,中央印制厂重庆厂整体南迁上海,凌宪扬以重庆印刷厂的设备、人员为主要力量,将上海印刷所的三个分厂合为一体迁入新址,并将重庆印刷厂于44年向美国订购的五十六台各类印钞设备全部安装于此。组合成中央印制厂上海厂。 
   新的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址编号:光复路10号。

  
【光复路十号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厂门】 【光复西路976号上海印钞有限公司边门】 

从此,光复路10号成为国民政府最重要的印钞厂,与不远处的中央造币局(今上海造币厂),支撑起国民政府印钞造币的“半壁江山”。 

抗战胜利,国家经济开始有所恢复,光复路10号,开始机声隆隆,成为国民政府最大的造血机器。国民政府对这家印钞厂寄予极大希望,财政部长宋子文,多次做出批示,大量新型印钞设备不断引进。 

抗战胜利后,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是中国的经济中心,经济格局使当时规模最大的中央印制厂北平厂(今北京印钞有限公司)被迅速边缘化。1946年,国民政府准备撤销北平厂,部分设备和生产人员调至上海。在上钞老一代的印钞人中,不少人是从北京来的,他们一口京话形成上钞独有的一个团体。

国民政府关闭北京厂的举动,激起了北京厂职工的愤怒,为生存权,他们包围国民党北京党部,事情越闹越大。后在付总统李宗仁的干预下,北京厂得以保留。企业虽然留下了,但生产极度萎缩。资金入不敷出,这家清朝就建立的现代化国家印钞厂进入真正的“寒冬期”。曾多达3000多名员工的企业,最少时剩下不足400人,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

  
【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厂区】 

北京厂的没落,成就了上海厂。光复路10号进入最繁忙的时期。上海厂人数最多时,超过3000人。印刷产量国内最多、印钞设备是最先进的。 “法币”、“关金券”、“东北九省流通券”这些当时最主要的钞券,昼夜从光复路10号“输入”市场。数据统计,45年至46年,发行的11种“法币’’中有9种为上海厂所印,26种“关金券”上海厂印了15种,“东北九省流通券”12种, 上海厂承印6种。另有大量新疆、台湾、越南等流通券……

  
【东北九省流通券】

 
【关金券】

 
【中央印制厂上海厂印制的邮票与债券】 

今天,看到上钞厂的运钞车,列队缓缓驶出曹杨路158号,我时常想起光复路10号,那时,大约也是这样的一种情景吧。 

1946年内战爆发,中国经济迅速恶化、物价飞涨、法币不断贬值,中国的金融已呈崩溃的迹象。为此,国民政府于1948年初再一次进行币制改革,废止法币,由金圆券替代。 

1948年的币制改革,是一次极其失败的改革,推行金圆券使原就“奄奄一息”的经济“雪上加霜”。不久,金圆券迅速贬值,整个金融系统一片混乱。曾有这样一部纪录片,电影里二个摩登女郎捧着厚厚的金圆券走进南京路上永安公司,她们出来时,手里只拿着几双薄薄的玻璃丝袜。 

这样的影像还有许多,背着钞票去米铺抢购米,买一盒火柴,要捧厚厚一叠钞票,这时的金圆券已成为地地道道的“花纸头”……这样的情形在许多老一辈人的记忆里,还是非常清晰的。 

1948年的币制改革是国民政府濒死前的最后一搏。上海厂这时的生产已达到极致,庞大的生产数,使上海厂不得不发包给京华、大东、中华书局等私人印刷所。中国所有的印钞企业都开足马力,也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金圆券又开始发给外国印钞厂印制。

 【金园券】

 当时,上海厂印刷最大面值的金圆券是500万,也是最大面值的钞券。这时中国钞票面值之高、发行量之大,已达“疯狂”的地步。 

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民不聊生,上海厂的职工也不能幸免。当时物价变化如同孩儿脸 “一日三变”, 金圆券贬值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发工资之日,许多职工的家属在光复路10号门口等着,职工拿到钱,迅速到厂门口交给家属,家属马上飞也似的直奔米铺。

人心浮动直接影响员工的工作情绪。无奈之下,财政部长宋子文亲批,上海厂工人工资以银圆结算,这才稍稍稳定了生产。 

1949年1月,币制改革废止,金圆券变成一堆废纸。此时,国民党政府已离崩溃不远了。

1949年,渡江战役开始,光复路10号,陷入一片混乱,迁往台湾工作在手忙脚乱中进行。但是,在地下党的组织下,上海厂员工开展护厂活动。 

1949年5月24日上海战役进入市区,光复路10号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 

1949年5月28日,华东军区所属北海银行印钞厂和华中银行印钞厂进驻光复路10号,中央印制厂上海厂改名上海人民印刷一厂。 

从此,光复路10号翻开崭新的一页。

 
版 权 所 有:中 国 印 钞 造 币 总 公 司